<noframes id="hf3hr"><dfn id="hf3hr"><thead id="hf3hr"></thead></dfn>

<track id="hf3hr"></track>

    <span id="hf3hr"></span>

          <dl id="hf3hr"></dl>

        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請使用瀏覽器分享功能進行分享

        首頁> 論文推薦 > 正文

        湯象龍經濟史學思想探析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庾向芳(上海對外經貿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內容提要:湯象龍是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作為中國第一代經濟史學的領軍人物,師承梁啟超、羅家倫。他在20世紀30年代提出的經濟史學思想立意高遠,以全球視角審視中國經濟史學,為經濟史學開創了研究方法與學術規范,為中國經濟史學科開辟了道路。湯象龍作為北平社會調查所與清華大學“史學研究會”的中堅力量,創造了經濟史學科的多個第一,總結他的史學思想能夠窺見20世紀30年代中國經濟史的發展走向。

          湯象龍(1903~1998),是中國經濟史的奠基人之一,為中國經濟史建設貢獻了畢生精力,他的主要著述《道光時期的銀貴問題》《道光朝的捐監統計》《鴉片戰爭前夕的財政制度》《中國近代海關稅收和分配統計(1861-1910)》等都在國內外學界影響甚大,湯象龍對中國經濟史學科的發展有特殊的貢獻,具有特殊的地位①。目前學界對湯象龍的學術成就、治學態度、治學方法等均有相關論述與評價,但是從史學史角度總結湯象龍的經濟史學思想的文章尚不多見。作為經濟史學家,湯象龍的史學思想自有其發展脈絡。他以先進的史觀為指導,從國際化的視野出發,在世界史學發展大勢中為中國經濟史找準定位,憑借深厚的理論功底和對史料的嫻熟把握,注重從實證出發,在史觀、史料、史法、史才等方面提出獨到見解,奠定了經濟史學科的理論基礎。總結他的經濟史學思想,對于了解中國經濟史學科的創建與發展有重要的意義。

          一、湯象龍經濟史學思想淵源

          探究湯象龍經濟史學思想的學術淵源,首先要追溯到他在求學道路上遇到的幾位導師。梁啟超是湯象龍走上史學道路的領路人,羅家倫的學術理路直接影響湯象龍選擇經濟史作為自己的終生研究目標。此后湯象龍被陶孟和慧眼識珠,得以到北平社會調查所做研究生②,并任職于北平社會調查所、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這兩個學術機構為他提供了良好的平臺。

          湯象龍1925年考入清華大學,進入大學的第一年就得到梁啟超的親炙,并確定歷史學作為專業。1925年恰逢清華改制增辦大學部,湯象龍是清華大學的第一屆學生。他雖然讀政治系③,但當時清華實行文理并重的通才教育,學生分成普通科與專門科,普通科與專門科學制各兩年或三年。普通科“以使學生知中國之以往與世界之狀況,籍以明了中國在此過渡時代之意義,并鼓勵學生使為擇業之考慮為宗旨”④。課程包括國文、英文、數學、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哲學、語言學等通識科目。專門科是“為已選就終身職業或學科之學生作專精之預備”⑤。梁啟超此時擔任清華大學國學部教授,為全校學生講授中國文化史,所以對歷史學產生濃厚興趣的湯象龍,得以選定梁啟超為導師⑥。湯象龍多年之后回憶與梁啟超的見面,仍記憶猶新:“日前又想起六十多年前梁啟超和我的一次談話……我說,我已16歲多,有時自命不凡,有點自負;但相反,有時感到自己什么也不懂,究竟該如何做人,如何學習?梁先生笑著回答我:‘一個人的成長好似修建一條鐵路一樣,修到哪里算到哪里。首先要有一個志愿,靠自己的主觀努力,向著正確的方向走;其次,一個人的成就大小,也要看工作條件和社會環境,是不能完全自主的。’這次談話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我現在想把我的鐵路再向前修一段!舍不得拋棄過去多年努力尚未完成的工作。”⑦梁啟超是湯象龍走上史學道路的領路人,梁啟超“史家第一道德,莫過于真實”,“今后之歷史,殆將以大多數之勞動者或全民為主體”的史學觀與重視史料收集的方法,影響了湯象龍的一生治學⑧。

          湯象龍選擇經濟史作為終生奮斗的研究方向,與他的研究生導師羅家倫有密切關系。羅家倫1920年畢業于北京大學英文學系,此后在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的多所大學留學研讀哲學與歷史。1928~1931年擔任清華大學校長,1928~1929年兼任清華大學歷史系主任,為清華歷史系形成“歷史與社會科學并重;歷史之中西方史與中國史并重;中國史內考據與綜合并重”⑨的特點。

          羅家倫是近代史學的開山者之一,他注重近代史研究,主張用科學的方法研究近代史,搜集了大量近代史料,并有完整的近代史編寫計劃。羅家倫認為:“做近代的人,必須研究近代史;做中國近代的人,更須研究中國近代史。”⑩史學家應以搜尋與整理史料為己任,“我們不能不放開眼光,擴大范圍,隨時隨地和獵狗似的去尋材料”(11)。羅家倫在清華大學擔任校長期間整理并購買大量近代史料,直接帶動了清華歷史系重視考據的學風。羅家倫認為歷史學科與其他學科一樣,是經過科學方法檢驗史料,考訂史實,最后形成科學的史學(12)。羅家倫制訂了完整的近百年通史撰寫計劃,希望寫出中國第一部科學的歷史,要做“不理論化、不道德化、不國家化”的歷史(13),他指出研究中國近代史的學者“做學問應當有不計近功的精神”(14)。湯象龍的史學思想與羅家倫一脈相承,全盤吸收了羅家倫的史學思想,并應用于中國經濟史學建設。由此可見,中國經濟史學科的創建與發展是幾代學人不斷努力的結果。

          1930年,湯象龍進入北平社會調查所工作,深受所長陶孟和的賞識,此后他在北平社會調查所和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任職長達13年。北平社會調查所成為中國經濟史研究的重鎮(15),離不開所長陶孟和的領導與支持。陶孟和畢業于倫敦大學,是我國近代社會學的奠基人。他雖然不從事歷史研究,但是對歷史學自有高見,將歷史學視為社會科學的一種,認為經濟史研究“是社會科學中一門新興的學科,應該大力發展”(16)。為此,陶孟和選拔人才不拘一格,在人才培養方面獨樹一幟,新進入社會調查所的研究生選定題目指定導師后,都要投入社會調查所的研究實踐。湯象龍得以在進所之后直接參與抄錄清代經濟檔案,此后又領導清代經濟檔案的抄寫與整理,都得益于陶孟和的知人善任。湯象龍在多年之后回憶陶孟和時說:“1932年成立近代經濟史研究組,集中研究人員六七人從事專題研究,每年有多篇研究成果產生,從而由陶孟和教授和我主編《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這是中國經濟史學界最早的一種學術期刊。當時我選定《中國近代海關年稅收和分配統計(1861-1910)》這個較大的研究課題,就是得到陶孟和教授的支持和鼓舞的。這項研究工作雖然拖到今天才完成,飲水思源,不能不對陶孟和教授當初的正確領導和對我個人的支持永遠銘記在心。”(17)

          二、湯象龍的經濟史學思想

          湯象龍繼承了梁啟超、羅家倫的史學思想,并將這些史學思想在經濟史學建設中發揚光大。作為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研究工作中,他始終不改初心,以嚴謹的學術態度,孜孜以求的學術精神,在經濟史研究領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他的經濟史學思想散見于各類文章中,但是特色鮮明,在歷史觀、史料觀、史學研究范式與書寫模式、史家的職責、經濟史學風等方面多有創建,為中國經濟史學奠定了理論基礎。

          湯象龍繼承發展梁啟超的進化論史觀,但并不拘泥,使經濟史學從初創時期就在先進的歷史觀指導下展開。1904年梁啟超寫成《中國國債史》,被認為是中國經濟史學出現的標志(18),《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中經濟專史的研究方法,對此后的中國經濟史研究影響深遠。湯象龍認為歷史的目的首先在于求真(19),但是“歷史是隨著時代的進步,常常要改造,各時代需要適合各時代的歷史”(20)。史學表達的主體已經由帝王將相轉到社會大眾,“以往的歷史是帝王朝代為聯系,目的只在記載與帝王有關的言行,此后的歷史應以整個民族和各民族的發展為主體,記載他們多方面的活動”(21)。史學要反映的是人類進化發展過程中多種因素的變化,“敘述文化的進步,經濟的變動,社會的變遷”(22),經濟史則是這些因素中最為重要的內容,“在我們認識經濟在人類生活上的支配力并且現代經濟生活占據人、民族、國際的重要地位的時候,我們便不得不說歷史的大部分應該為經濟史的領域”(23)。湯象龍將歷史學與科學相提并論,認為:“一切經濟史的敘述必須根據事實,不可憑空臆度,所采用的方法應與研究其他的嚴格的科學無異。”(24)

          隨著經濟史研究不斷深入,進化論史觀逐漸顯現出一定的局限性,唯物史觀的出現成為指導史學研究的更高層次的理論。嚴格說,湯象龍可能并未研讀過馬克思主義,但是他的歷史觀卻與唯物史觀有諸多不謀而合之處,他在研究中有意識地踐行唯物史觀,以“進化論的史觀,修正了退落說的歷史觀;社會的歷史觀,修正了英雄的歷史觀;經濟的歷史觀,修正了政治的歷史觀”(25)。湯象龍自己曾經說過:“當時大家雖然說不上熟悉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但都傾向于唯物主義,主要傾向于社會和經濟的分析。”(26)因此有學者評價湯象龍雖然對馬克思主義理論沒有太多了解,卻傾向唯物史觀(27),《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的創刊,是運用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研究中國社會史之深入發展的表現(28)。

          湯象龍用全新的史料觀,為經濟史研究奠定了扎實的史料基礎。湯象龍的史料觀在“五四”之后成長起來的學者中極具代表性,他重視檔案的史料價值,放寬史料的視野,認識到史料推動史學發展的積極作用。20世紀“新材料的發見與整理,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中國史研究的路向,決定著中國史研究的學術趨勢”(29),近代經濟史建立在清代檔案的發現與整理基礎上。湯象龍高度評價檔案的性質與價值,認為“檔案是從前政府多少年遺留下來而未曾發表過的文件,從研究經濟史的去看,里面可以得到許多關于國家財政和人民經濟的統計。”(30)而清代經濟檔案是研究中國近代財政經濟社會法律的最寶貴的原始的資料(31)。同時檔案“雖然不是每字每句都千真萬確的絕對的可靠,可是根據這些資料我們可以改正以往許多書籍上的錯誤”(32)。

          湯象龍重視史料在史學研究中的基礎性作用。“搜集資料的工作雖是一種不成名不討好的事業,可是我們不作這種工作,中國經濟史將來永遠是沒有寫成的日子。”(33)他認為現代經濟史在史料范圍上應該更寬廣,不僅包括檔案,還應包括地方政府卷宗檔冊乃至各種賬簿,如農民或家庭的流水賬、店鋪的生意賬、公司營業賬以及其他關于量的性質的記載(34)。湯象龍注意到史料與歷史學之間的辯證關系,指出“研究者既多,史料之發現自益多;史料益多,則更足引起多數人之研究。此二者互相為因果”(35)。正是有上述史料觀,湯象龍成為我國近代經濟史資料收集與整理的開拓者(36),也是將檔案運用到經濟史研究中的先行者。

          湯象龍明確經濟史的學科地位,開創了經濟史的研究范式。湯象龍指出“經濟史是一種‘騎墻’的研究,一方面牽扯到縱的歷史,而一方牽扯到橫的經濟各方面”。因此經濟史具有交叉學科的特點,從事經濟史研究需要借鑒其他社會科學諸多方法,“史事的批判與資料的審定需要比較放大的眼光,現象和問題的分析復需要經濟法律統計等科的知識,非比一種普通的單純的研究”。針對社會史論戰中暴露出來的重理論構建而輕實踐的問題,湯象龍主張研究經濟史要“從大處著眼、小處下手”進行實證研究,要遵循“個人的興趣和所學,就每一個問題做廣博深湛的探究”(37),這樣做出的研究才能避免“發生以前那種空洞的論戰,因為一切都根據的是事實,有了充分的事實擺在那里,大家也無庸空談了”。此外,湯象龍的經濟史研究強調史料與理論結合,他認為檔案在研究中不僅可以辨別歷史記載的真偽,還“可開后來研究史學一新紀元”(38)。他的《民國以前的對外賠款》《民國以前海關擔保的外債》等論文都是史料與理論相結合的典范,為此后的經濟史研究開創了扎實嚴謹、腳踏實地的研究范式。

          湯象龍為經濟史預設書寫模式,以“專題”開始,終極目標是“通史”。中國史學的近代化過程中一個顯著的標志就是史學專科化,專題研究與通史研究成為近代史學的主要研究和書寫模式,但是民國時期“專題”與“通史”之間存在明顯的不平衡。湯象龍希望打破“專題”與“通史”之間的隔閡,尋找一條由“專”而“通”的道路。因為中國經濟史學科起步晚,與國外學者的差距大,不論是史料的搜集整理,還是專門問題的研究,僅靠某一個人的力量都很難完成,如果要取得成就,必須依靠眾多史學工作者的分工合作。“目前我們最急切的辦法,當然是集合許多有志的史家作大規模有計劃的工作,每個人研究一個時代或一專門范圍。從時代劃分,我們有各朝代的研究,如唐史、明史。從性質劃分,我們有田賦史、貨幣史。或更進一步的分析,如明代田賦史、清代貨幣史、太平天國史等等。”(39)在此基礎上,才能實現由專門史到通史的轉化,“我們先有許多專門的研究,然后始有產生完整的歷史的可能,正如有許多完好的磚瓦、棟梁,然后始可以建筑堅固的大廈”(40)。這種由專題而通史的書寫模式,揭示出湯象龍對中國經濟史學的建設,有比較深遠的學術規劃,并且勇于嘗試實踐。湯象龍在北平社會調查所任職時,對近代經濟史曾有十年研究規劃,惜因戰亂以及湯象龍的離開未能完成。

          湯象龍對經濟史的學術定位以西方史學為參照,對經濟史學研究者提出更高的專業要求。他認為史家要了解中國史學在國際史學界的地位,“每每翻閱一部西文的世界史,我們很難看到中國史在全書中占到一個相當的地位,總是五六百頁的書中只有五六頁或十頁,或是一萬頁的叢書中只有二三十頁講到中國的過去”(41)。他清楚造成這種狀況的主要原因:“一種是中國的文化在他們西洋人治世界史的眼光里沒有地位,他們有成見看不起中國的文化,竟將史家的責任放棄而抹殺中國的歷史。一種是他們不懂中國的歷史,無從寫中國的歷史。”(42)對于中國史家來說,要樹立在國際史學界爭得一席之地的目標,“我們要建設一部健全的中國史,我們要增加中國史在世界史中的地位”(43)。同時研究經濟史需要自信心與耐力,由于中國經濟史研究起步較晚,面對一片荒蕪的經濟史園地,史家“不能圖急功近效……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將來中國經濟史的寫成不一定要在我們的手”(44)。“我們能夠在二十年中將經濟史的頭緒找著,三十年內寫出一部像樣的經濟史,就算不錯。”(45)這是20世紀中國史家對中國史學與世界史學的清醒認識,也是中國年輕史家在國難當頭之時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精神的體現。

          湯象龍重視史學評論,為經濟史奠定了兼收并蓄的學風。有學者認為史學評論是史學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對推動史學研究與史學理論的發展都具有重要作用。(46)在經濟史學科建設的起步階段,湯象龍重視史學評論,不僅在《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創辦“書籍評論”專欄推介經濟史書籍,還撰寫中外經濟史學書評以推動近代經濟史學評論的發展。湯象龍的史學評論兼收中外古今,如Henri Hauser的Recherches et Documents sur L’Histoire des Prix en France de 1500 a1800出版于1937年,是國際物價史研究會在1930年5月召開各國著名經濟學家與經濟史學者會議商定的各國物價史研究五年計劃的最新成果(47);Principles of Money Applied to the Present State of the Coin of Bengal則是英國著名的經濟學家Sir James Stuart Bart在1772年出版的經濟學舊作,這部著作中有兩節內容與中國密切相關,因此引起了湯象龍的興趣,將其介紹到國內。湯象龍還很注重在書論中闡述自己對近代經濟史的研究心得,對這些著作予以中肯的評價。如評論《遠衷集》《諭折匯存及華制存考》等書籍,他不僅對書中匯集史料的主要內容、價值與意義進行評述,還結合這些史料闡述自己對近代經濟史料的價值、搜集史料的方法、史料與史學之間的相互關系等的看法;在評論Recherches et Documents sur L’Histoire des Prix en France de 1500 a1800時,他對世界各國物價史研究做了簡明扼要的梳理;在評價《張季子九錄》時,在肯定這本書對研究近代經濟史上著名歷史人物的重要作用之后,也指出這本書的兩個缺憾(48)。湯象龍經濟史學的評論雖然數量不多,卻是他史學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使經濟史學在創建之初就能夠站在中西方史學的交匯點上吸取國內外學術養分,養成兼收并蓄的良好學風。

          三、湯象龍對中國經濟史的貢獻

          湯象龍的經濟史學思想是他為中國經濟史做出卓越貢獻的理論基礎。中國經濟史發端于20世紀初,至20世紀30年代,經濟史研究迎來了第一次高潮,不僅有大量的經濟史著作問世,而且成立了經濟史研究學術社團,創辦專業學術期刊,經濟史學因此成為一門獨立學科。湯象龍在經濟史學科建設的上述幾個方面均有杰出貢獻,創造了經濟史學上的若干第一:第一位近代經濟史研究生,第一篇從經濟角度研究鴉片戰爭的論文,北平社會調查所第一位從事近代經濟史研究的專職研究員,主持第一次大規模清代經濟史料的抄錄與整理,創辦主持第一份經濟史學專業刊物,領導發起了第一個以經濟史研究為號召的學術團體。湯象龍作為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當之無愧(49)。

          湯象龍是中國第一位近代經濟史研究生(50),師從羅家倫專攻近代經濟史,選定的題目是“鴉片戰爭的經濟背景”。1930年,21歲的湯象龍發表了學術生涯中的第一篇論文《道光時期的銀貴問題》,論證了道光時期由于鴉片大量輸入,中國白銀大量輸出,清政府因此嚴格禁煙,外國侵略者為了維護其掠奪的既得利益而訴諸武力,導致鴉片戰爭爆發。這是當時學術上的一個創見,也是我國第一篇從經濟角度研究鴉片戰爭發生背景的專題論文。(51)這篇論文利用大量清代檔案進行論證,為湯象龍的近代經濟史研究奠定了基礎。此后,他的論文《道光朝的捐監統計》以兩千件清代檔案為基礎,對清代財政困難時期賣官鬻爵以補收入的政策進行剖析。該文曾由南開經濟所翻譯成英文發表,繼而由日本雜志譯為日文發表,在國內外學界產生了影響(52)。

          湯象龍在北平社會調查所選定海關稅收作為研究方向,并很快完成《清季五十年關稅及其用途》(53)。湯象龍窮盡一生完成的《中國近代海關稅收和分配統計(1861-1910)》,是在《清季五十年關稅及其用途》基礎上的成果。《中國近代海關稅收和分配統計(1861-1910)》的資料來自清代軍機處檔案中各海關監督1861~1910年五十年的報銷冊共六千件,是湯象龍經手收集的全部檔案的百分之五。這本書充分利用兩套海關稅收和分配統計表,論證以海關稅務司制度為核心的海關行政權的淪喪,是中國封建經濟變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經濟的契機。書中利用的兩套海關稅收與分配統計表共計118個,均為湯象龍在20世紀30年代收集檔案過程中指導相關人員采用統計方法完成的。這本書的出版為中國近代史、近代經濟史和近代財政史的研究增添了新的內容,提供了新的資料,并提出了一些新的見解。該書被學界公認中國近代經濟史學研究的一座豐碑。(54)

          湯象龍作為北平社會調查所從事近代經濟史研究的第一位專職研究員,主持了第一次大規模近代經濟史料的抄錄與整理。20世紀初故宮內閣大庫檔案的發現與河南安陽殷墟甲骨檔案、敦煌莫高窟藏經洞經卷檔案的發現并列為三大史料發現。藏于故宮博物院文獻館的雍正至宣統的軍機處檔案,內中有不少的財政金融物價的記錄(55),是研究經濟史的寶貴資料,因此北平社會調查所從20世紀30年起派人抄錄清代經濟檔案。湯象龍自進入北平社會調查所做研究生開始,就參與這項開創性工作。1932年湯象龍擔任北平社會調查所近現代經濟史組組長,主要有兩個任務:主持全組研究工作,主持選抄整理清政府財政經濟檔案工作。他最多時同時協調指導52人在故宮博物院文獻館、北京大學、中央研究院史語所等機構抄錄清代經濟檔案。1930~1937年,湯象龍帶領北平社會調查所的工作隊伍,共抄錄12萬件關于清代經濟的原始檔案。這批抄錄的檔案至今仍然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的“鎮所之寶”(56)。

          除了抄錄檔案,湯象龍還大膽引進社會科學中的統計方法訓練出一批具有專業歷史知識的統計人員,根據清政府原有的統計制度,制定出不同的表格,訓練這些抄錄檔案的人員學會使用表格,將原始檔案上的數字填入這些統計表格,這樣將原始檔案轉化成計量表格,既減輕了抄錄人員的工作量,又為使用者提供了方便。湯象龍及其同事抄錄的12萬件檔案,有一半以上實現了統計表格化,可供研究者使用。這種發掘和利用政府檔案為我國史學界研究近代史的工作開辟了一個新的園地,湯象龍是我國近代史在資料方面一個新的開拓者(57)。

          1932年,湯象龍主持創辦了中國第一份以經濟史命名的學術期刊——《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1937年改為《中國社會經濟史集刊》),這本刊物創刊的時間比美國經濟史學會出版的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1941年5月創刊)還要早八年(58)。該刊以《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為名共出版4卷7期,主編是陶孟和與湯象龍,1937年更名之后共出版4卷7期,主編分別由陶孟和、湯象龍、梁方仲、朱慶永、張蔭麟、吳晗擔任。在該刊的五任主編當中,湯象龍任職時間最長,對這本期刊的學術風格和旨趣影響最深。第1卷第1期的發刊詞,湯象龍對該刊的辦刊宗旨與理念,對近代經濟史研究的宗旨、目標、理論、方法步驟等都做了闡述,這是建設中國經濟史學的第一個比較全面的方案(59)。作為這本期刊的主編,湯象龍不僅自己撰寫論文發表,還組織北平社會調查所近現代經濟史組以及“史學研究會”的成員積極發表論文,帶動了一個活躍的經濟史研究作者群,倡導了近代經濟史實證研究,有力推動社會史論戰后中國經濟史學研究的學術大轉向。《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雖然出版時間不長,卻以專業化的作者隊伍及高質量的文章成為中國經濟史學發展新階段的起點,被視為中國學術界研究經濟史的創舉(60)。

          20世紀專業學術團體如雨后春筍層出不窮,這是近代史學轉型的重要表現。1934年5月27日以清華同學會為主的史學研究會成立,由湯象龍和吳晗發起,由湯象龍、吳晗、谷霽光、梁方仲、夏鼐、朱慶永、孫毓棠、劉雋、羅玉東和羅爾綱組成,湯象龍被選為總務。這個史學研究會是近代第一個以經濟史研究為號召的學術團體,湯象龍雖然年輕但學齡最老,經常組織大家研究問題,開展會務,在短期內創辦了《益世報·史學副刊》《中央日報·史學副刊》,發表了大量研究經濟史的論文,研究會的會員此后多數成為中國經濟史學界的棟梁。經濟史研究專業團體的出現,被學界認為是經濟史學科成熟的主要標志之一(61),湯象龍在這個研究會中起到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因此被譽為第一代經濟史學家群體的領軍人物(62)。

          通觀湯象龍一生,少年聰慧,名師指點,又遇到了中國經濟史的發展高潮。歷史賦予了湯象龍良好的機遇,湯象龍也不負眾望,為中國經濟史做出了特殊貢獻。他的史學思想成為中國經濟史學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此后的經濟史學科發展奠定了理論基礎。他將學術視為畢生的追求,晚年在身患癌癥之后仍然能夠堅持完成專著《中國近代海關稅收和分配統計(1861-1910)》,這本書“不僅為史學界提供了一部分很有價值的資料,更重要的是提倡一種扎實的治學作風,后者價值似乎更大于前者”(63)。這部跨越56年寫就的巨著本身就是中國史家精神最好的詮釋。此外,湯象龍的學術經歷也可以讓我們了解到在20世紀上半葉,學術機構在近代經濟史學科創建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不論是北平社會調查所還是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為湯象龍及其同時代的學者提供了穩定的學術研究平臺,一旦離開這些平臺,史家的學術生命就會受到巨大的影響。專業的學術機構與學者的良性互動,共同推動了經濟史學科的創建與發展。這是作為經濟史學主要奠基人的湯象龍除了豐富的史學思想及不忘初心的治學精神之外,留給史學史研究后學繼續深入探討的問題。

          注釋:

          ①楊祖義、趙德馨:《特殊的貢獻,特殊的地位——紀念湯象龍先生100周年誕辰》,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50頁。

          ②北平社會調查所1926年成立,1934年合并到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北平社會調查所的研究生為期一年,主要目的是培養社會科學學生有志深造者的獨立研究能力,同時協助本所研究工作,由社會調查所指定題目,派員指導,且每月有津貼。詳見北平社會調查所編印《社會調查所概況》,社會調查所,1933,第5頁。

          ③蘇云峰編撰《清華大學師生名錄資料匯編(1927-1949)》,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01,第166頁。

          ④《北京清華學校大學部暫行章程》,《清華周刊》第24卷第9號,1925。

          ⑤《北京清華學校大學部暫行章程》,《清華周刊》第24卷第9號,1925。

          ⑥《湯象龍先生簡歷》,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莫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45頁。

          ⑦湯經武:《飲水思源——父親的恩師們》,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45頁。

          ⑧湯經武:《為開拓“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而獻身——讀父親遺訓‘自力更生立身之道建國之本’感思》,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莫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39頁。

          ⑨王學典:《中國新史學的搖籃——為清華大學歷史系創建90周年而作》,《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6年第5期。

          ⑩羅家倫:《研究中國近代史的意義和方法》,《國立武漢大學社會科學季刊》1931年第2卷第1期。

          (11)羅家倫:《研究中國近代史的意義和方法》,《國立武漢大學社會科學季刊》1931年第2卷第1期。

          (12)羅家倫:《研究中國近代史的意義和方法》,《國立武漢大學社會科學季刊》1931年第2卷第1期。

          (13)羅家倫:《羅家倫致張元濟函》,張元濟《張元濟全集·書信》,商務印書館,2007,第468頁。

          (14)羅家倫:《研究中國近代史的意義和方法》,《國立武漢大學社會科學季刊》1931年第2卷第1期。

          (15)吳敏超:《篳路藍縷啟山林:20世紀上半期的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蘭州學刊》2014年第11期。

          (16)湯象龍:《湯象龍自述》,高增德、丁東編《世紀學人自述》第3卷,十月文藝出版社,2000,第320頁。

          (17)湯象龍:《自序》,《中國近代海關稅收和分配統計(1861-1910)》,中華書局,1992,第6頁。

          (18)李伯重:《回顧與展望:中國社會經濟史學百年滄桑》,《文史哲》2008年第1期。

          (19)《發刊詞》,《益世報·史學》1935年4月30日第11版。

          (20)湯象龍:《太平天國史綱·序》,羅爾綱《太平天國史綱》,商務印書館,1937,第1頁。

          (21)湯象龍:《太平天國史綱·序》,羅爾綱《太平天國史綱》,第1頁。

          (22)湯象龍:《太平天國史綱·序》,羅爾綱《太平天國史綱》,第1頁。

          (23)湯象龍:《發刊詞》,《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第1卷第1期,1932年11月。

          (24)湯象龍:《史料參考》,《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第1卷第1期,1932年11月。

          (25)李守常:《史學要論》,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第9頁。

          (26)湯象龍:《湯象龍自述》,《世紀學人自述》第3卷,十月文藝出版社,2000,第323頁。

          (27)李根蟠:《開創功未盡才——2009年3月6日在湯象龍百年誕辰追思會上的專題發言》,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莫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20頁。

          (28)侯云灝:《“社會改造”思潮的興起與20世紀的中國歷史學》,《史學理論研究》1999年第3期,第61頁。

          (29)謝保成:《民國史學述論稿(1912-1949)》,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第47頁。

          (30)湯象龍:《〈諭折匯存及華制存考〉書評》,《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第1卷第1期,1932年11月。湯象龍:《對于研究中國經濟史的一點認識》,《食貨半月刊》第1卷第4期,1935年2月。

          (31)湯象龍:《發刊詞》,《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第1卷第1期,1932年11月。

          (32)湯象龍:《對于研究中國經濟史的一點認識》,《食貨半月刊》第1卷第4期,1935年2月。

          (33)湯象龍:《對于研究中國經濟史的一點認識》,《食貨半月刊》第1卷第4期,1935年2月。

          (34)湯象龍:《對于研究中國經濟史的一點認識》,《食貨半月刊》第1卷第4期,1935年2月。

          (35)湯象龍:《〈遠衷集〉書評》,《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第1卷第1期,1932年11月。

          (36)楊祖義、趙德馨:《特殊的貢獻,特殊的地位——紀念湯象龍先生100周年誕辰》,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莫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50頁。湯象龍:《對于研究中國經濟史的一點認識》,《食貨半月刊》第1卷第4期,1935年2月。

          (37)《發刊詞》,《益世報·史學》第1期,1935年4月30日,第3張第11版。

          (38)湯象龍:《發刊詞》,《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第1卷第1期,1932年11月。

          (39)湯象龍:《太平天國史綱·序》,羅爾綱《太平天國史綱》,第1頁。

          (40)湯象龍:《太平天國史綱·序》,羅爾綱《太平天國史綱》,第1頁。

          (41)湯象龍:《太平天國史綱·序》,羅爾綱《太平天國史綱》,第1頁。

          (42)湯象龍:《太平天國史綱·序》,羅爾綱《太平天國史綱》,第1頁。

          (43)湯象龍:《太平天國史綱·序》,羅爾綱《太平天國史綱》,第1頁。

          (44)湯象龍:《對于研究中國經濟史的一點認識》,《食貨半月刊》第1卷第4期,1935年2月。

          (45)湯象龍:《對于研究中國經濟史的一點認識》,《食貨半月刊》第1卷第4期,1935年2月。

          (46)瞿林東:《中國古代史學批評縱橫》,中華書局,1994,第1頁。

          (47)湯象龍:《書籍評論》,《中國社會經濟史集刊》第6卷第2期,1939年12月。

          (48)湯象龍:《〈張季子九錄〉書評》,《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第1卷第2期,1933年5月。

          (49)趙德馨:《湯象龍——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莫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17頁。

          (50)楊祖義、趙德馨:《特殊的貢獻,特殊的地位——紀念湯象龍先生100周年誕辰》,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50頁。

          (51)湯象龍、羅爾綱、谷霽光:《〈中國近代海關稅收和分配統計(1861-1910)〉序言三篇》,《財經科學》1992年第4期。

          (52)楊祖義、趙德馨:《特殊的貢獻,特殊的地位——紀念湯象龍先生100周年誕辰》,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55頁。

          (53)湯象龍著《清季五十年關稅收入及其用途》,均在北平社會調查所新書出版預告中,見《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第2卷第2期的廣告頁。但最后成書時間還需考證。

          (54)楊祖義、趙德馨:《特殊的貢獻,特殊的地位——紀念湯象龍先生100周年誕辰》,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55頁。

          (55)湯象龍:《發刊詞》,《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第1卷1期,1932年11月。

          (56)劉方健:《湯象龍百年追思紀念會綜述》,《經濟學家》2009年第8期,第166頁。

          (57)湯象龍、羅爾綱、谷霽光:《〈中國近代海關稅收和分配統計(1861-1910)〉序言三篇》,《財經科學》1992年第4期。

          (58)劉翠溶:《中國經濟發展史論文選集·導言》,于宗先等編《中國經濟發展史論文選集》(上),(臺北)聯經出版公司,1980,第11-12頁。

          (59)趙德馨:《湯象龍——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16頁。

          (60)《社會調查所出版〈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中國近現代史研究集刊》第2卷第2期,1934年5月。

          (61)趙德馨:《湯象龍——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14頁。

          (62)楊祖義、趙德馨:《特殊的貢獻,特殊的地位——紀念湯象龍先生100周年誕辰》,湯象龍研究室編《中國經濟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湯象龍先生百年誕辰文集》,第50頁。

          (63)崔國華:《湯象龍住〈中國近代海關稅收和分配統計(1861-1910)〉》,中國近代經濟史叢書編委會編《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資料6》,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87,第162頁。

          (本文是2016年國家社科后期資助項目“近代史學轉型視野下的民國時期清史學(1912~1949)”(項目編號:16FZS031)的階段性成果。)

        [ 責編:王曉秋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消博會:國貨也新潮

        • 貴州:開州湖特大橋開始架梁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洪水口村位于北京市門頭溝區清水鎮西部,北京最高峰靈山腳下,面積25.98平方公里,現有村民158戶,313人,黨員33人,素有“靈山門戶”之稱,曾先后榮獲北京市民俗旅游專業村、北京市最美鄉村、北京市“五個好”基層黨組織、中國最美休閑鄉村稱號。
        2021-05-07 14:05
        加載更多
        84|995澳门跑狗图,841995澳门论坛资料2017年,香港王中王493333开奖结果,奥2021澳门六开奖记录,ww777766香港开奖结果,2021澳门今晚开什么特马